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小容·小麦的穗

 
 
 

日志

 
 
关于我

蔡小容,作品见于《人民文学》、《天涯》、《文学自由谈》、《读库》、《美文》等。曾用笔名麦琪出版散文集《爱与咳嗽不能忍耐》、《用耳朵喝酒》、《流金》、《寻找我们的传奇》,在《十月》发表插图本长篇小说《日居月诸》、中篇小说《柳生》。最新作品:散文集《小麦的小人书》(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6月版)、《小麦的穗》(南方日报出版社2010年10月版)。

网易考拉推荐

书评选辑(一):喜见小麦又出穗  

2010-03-05 12:5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喜见小麦又出穗

王雁翎

 

武汉海口果然邮路遥迢,一本书在路上十几天还没到。我前所未有有点心急,看来7月末去三亚公干前是收不到了。8月4日回来上班,它终于出现在我的办公桌上,像一份等待启封的大礼。

我说的是《小麦的小人书》。

捧在手里,淡雅清新,墨香袭人,禁不住心中一声赞叹:漂亮!虽然早已在小容(小麦的穗)的博客上看到过此书的封面,但怎比一册在手,心中油然喜悦。

这喜悦不仅仅因为身为闺密,为小容高兴;在我,还有另一重欣喜——

这本书早已在我的想象中存在了。我曾经向某出版社编辑力荐,但彼时因缘未足,未果。如今,它终于因缘际会,顺理成章,水到渠成,辗转奔波,来到我手上。

小容扉页题赠:雁识。这就是小容,妥帖、亲切、默契,却将一股暖流送达我心底。

那是一个“知”字!

 

2007年7月,小容给我投稿,因与《天涯》风格不合,未用,但我认准这个珞珈山下的才女“蔡小容”大约在1997年就给我投过稿,只不过那时署名是“麦琪”,为什么现在弃之不用了呢?要知道放弃一个已有声名的笔名而改用原名,在文坛上相当于重出江湖,几乎前功尽弃。小容回信说因不想与那个和某诗人纠缠不清而红极一时的“麦琪”混为一谈,遂弃“麦琪”而启用原名。这让我看到了这个女子的清洁自爱,就回说你的文字一看就是有来历的,即使你不再是“麦琪”,但你还是你啊,“蔡小容”是一定会写出来的,早晚的事儿!这对小容是安慰之词,在我,却是直觉,坚信。

2007年11月间,小容初投我《浮生旧梦说连环》,“山乡系列”四篇:《无处不在的日光》、《舍得画鸭》、《跑马溜溜的云哟》、《若烹小鲜》。她似乎很茫然,觉得这样的题材刁,不知哪家刊物会用它,只是自己喜欢,把它当成个玩意儿,写的时候很享受。这种比较纯粹的审美态度是我一向喜欢的,就开始看稿:“我对这本书的思念,是双重的,因为我小时候已经思念过它一回了……”极平常的话语,却有一种莫名的吸引,不知觉间把我拽了进去,一气呵成就看完了。这在我职业化的审稿经历中是极少数。也许因为开篇就是《无处不在的日光》故,我脑海里浮现一幅画面:夏日正午静谧的阳光中,有微尘在金黄的光束里舞蹈,小容静坐桌前,手指滑过一页页小人书,她在细细抚摸大师们那些精美绝伦的线条,心中暗自惊艳、赞叹——静日闲谈玉生香,这句话蓦然就冒出来。

正好《天涯》有“艺术”栏目,容纳小容这些图文俱佳的美文,正好。

小容似乎很受了鼓舞,一口气又写了四篇,还是“山乡系列”,她自谓“狼奔豕突”般迸发。因篇幅关系,我又加了她一篇《地主婆的院子》,与前四篇合成一组,这就是后来发在《天涯》2008年第4期上的《浮生旧梦说连环》。

小容积压的势能喷薄而出,很快又完成了《浮生旧梦说隋唐》,2008年5月给我,《天涯》2009年第2期发表,3月底出刊。小容称“隋唐系列”是她的最爱,一个女子能把古代男人舞刀弄枪的事儿写得如此兴致盎然又妩媚多姿,I服了YOU!我是一看男人打仗的事就头大!但我也最爱其中一篇《一把罗扇》,因为小容把一个玲珑剔透的少女小容搁了进去,在美少年罗成的故事里面。你看那文字里的少女小容——

 

我也妒忌接近他的女性,那些为数不多的披挂盔甲出没营帐的女将……但我不醋他的妻,因为她是先入为主的,贤良本分的,而且跟他毫无罗曼史的。

我对照着练习自己的手的“态”,可是这个华美的手势有谁欣赏,如我欣赏这幅画一样?

《御果园救主》里的罗成端的是美如冠玉。他在近处则丰姿展露,他在远处,寥寥几笔的轮廓也见得其风骨炫然。我试图临摹,以失败告终,我的线条失之毫厘谬以千里。我退而用水彩给书上色,其他人的衣服,我用普蓝、赭石、大红、深黑,唯独斯人,我用湖蓝、鹅黄、浅绿、粉白……有他面部特写的那一幅,我紧张地拿捏色调、水分,所幸成了大功,果然“眉清目秀,齿白唇红”。

那马赛飞看见罗成少年美貌,心中暗想:“这样俊俏郎君,跟他同宿一宵,胜如做皇后了。”这绝对是男性的臆想,女人初见一个令她惊艳的男子,会立即想到“同宿”么?女人最爱一种隔了距离的缱绻,心为之动,神为之夺,那比什么都美。我遥想马娘娘一定反刍似的回味她被罗成提过马背带回营帐的过程。她是如此甘愿,被他擒去。

我的吻早就印在了我小时候的连环画书上。世上有多少罗扇子我不知,我从来就假装,只有我一个。

 

读到最后,我早已莞尔,似乎听到背后传来小容咯咯的巧笑。她端的是口吐莲花,自有一种灵狐般俏皮佻达的语调、节奏,令人读之不觉口齿生香,心向往之。

 

与此同时,《人民文学》2009年第3期也发表了她的“打仗系列”,连同后来5期发表的“贺家班系列”、7期的“好姻缘系列”——都是李敬泽专门找她约的稿。《文学自由谈》、《美文》等也陆续出现小容这个说连环系列,花开四处遍地香!

哈!“蔡小容”写出来了!

2008-2009年度的散文佳作榜,如果缺了“蔡小容”,那是没长眼睛!

“隔河望见楠木林,楠木开花十二层。楠木开花十二朵,朵朵开来爱死人”小容在博客里毫不讳言自己的喜悦。

她实在是应该享受这喜悦的。因为这些文章都是她在稚女病母、讲课读博、诸事缠身的间隙里写出来的。小容说她不能不写,不写她更活不了,她曾在博客里引用林白的话:“当时我的现实处境十分糟糕,高度的精神压力和超常的工作忙乱,但它们没有侵入我的作品。写作使我在瞬间飞离现实,它是我免受致命伤害的飞毯。”这毋宁是小容的夫子自道。

天道酬勤,如果这勤的人还才华横溢,那他(她)还不红的话,就天道不公了。小容曾如此断言她喜欢的作家:“严歌苓不红,天理不容!”我现在也借花献佛,回向于她:“蔡小容不红,天道不公!”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小容舍弃了“麦琪”,却得到了“蔡小容”自己。前提是她有这个“舍”的能力。

果然,出书的事就有人接招了——北大出版社的高秀芹女士看中了小容这个选题,于是,就有了我手里的这本《小麦的小人书》。

这本书如何之好,毋庸我赘言,我只负责向你推荐——亲爱的读者,你自己去看吧!

 

世间事因缘流转,我和小容至今尚未谋面,却因为《浮生旧梦说连环》的缘分,由编辑与作者混成了朋友乃至闺密,这是我额外一大收获。当编辑的能和作者发展出私人友谊,不易,也因而很有成就感。

“小麦的穗”已经有了她此生最好的作品——可爱的女儿小穗,这本《小麦的小人书》就是上帝给她的另一个小穗了。

祝“小麦的穗”穗穗饱满、麦香四溢!

  评论这张
 
阅读(92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