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小容·小麦的穗

 
 
 

日志

 
 
关于我

蔡小容,作品见于《人民文学》、《天涯》、《文学自由谈》、《读库》、《美文》等。曾用笔名麦琪出版散文集《爱与咳嗽不能忍耐》、《用耳朵喝酒》、《流金》、《寻找我们的传奇》,在《十月》发表插图本长篇小说《日居月诸》、中篇小说《柳生》。最新作品:散文集《小麦的小人书》(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6月版)、《小麦的穗》(南方日报出版社2010年10月版)。

网易考拉推荐

八十年代的连环画:《小麦的小人书》(连载)序:鬼市  

2009-11-04 10:32:10|  分类: 小麦的小人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十年代的连环画:《小麦的小人书》(连载)序:鬼市 - 小麦的穗 - 蔡小容·小麦的穗

《小麦的小人书》作者/蔡小容 北京大学出版社

 

八十年代的连环画:《小麦的小人书》(连载)序:鬼市 - 小麦的穗 - 蔡小容·小麦的穗

 

序:鬼 市

有一个梦我总也做不完,绵延多年,我好多回地走进去:一条背街的巷子,一家不起眼的门面,进去一看,呀,好多小人书。我从小就到处寻觅的,《说唐》的各种异本罕本,就在那一排排用橡皮筋兜着的木架子上。我取下来翻看,一页页,绘写得栩栩如生,比醒时看得还真切。——看完了,我就醒了,可惜又是梦,我差点就把那书买到手了。待到天明才明白,夜来看到的那许多画幅,其实是我自己臆想中的创作,在白天我可不具备如此的想象力。

我怅然于它只是梦。仿佛冯骥才笔下的鬼市:“天没睁眼,地没睁眼,鬼市上的人都把眼珠子睁得贼亮……那些绕来绕去绕回来的羊肠子道儿上,天天天亮前摆鬼市。”天明即散。大冯那里好象有一切的老版连环画,他自己说的。他倒是连环画收藏的一座重镇。

陪伴我长大的小人书,在我家的书柜里曾经堆积如山,如今所剩无几了。有的是早就没了的,别人找我大批量地借,借了不还,我不好意思追讨。后来我离家上班,我妈退休后闲着没事,拿我的小人书出去练摊儿。——妈妈,我小时候,这些书你一本本地讲给我听,你都忘了么?可是我又说不得,我自己早年散出去的书还少吗?我在借我书的人家里看到我的书,那人说句:“这书是你的呢。”我都不拿走,我还能怨谁?

那些书一定还在世上。我的可能已经不在,但它们的姊妹兄弟,当年按同一套模版印出来的,肯定还在,不分你我。我在上海碰到有人晚上出来摆摊卖他家里的小人书的。我也在天津的文化街淘过,还专程跑到杨柳青画社,扛回了几卷贺友直、王叔晖的大画册。最让我憾恨的是这桩:我曾在一家店子看到有贺友直的《山乡巨变》重印本,还价不成,铺子正要打烊,不多说就收了摊,后来就没卖的了。

有一个夜晚,我无意间撞进一个连环画网站。我是见事太迟,怎么早没想到上网去搜?你想要的任何东西,网上都有的。仿佛芝麻洞开了大门,我想到一本搜一本,直看到月过中天。出门望月,月朗风清——这回我不是做梦呢?

它们都还在,我放心了。于是不着急,过一阵子再去,结果芝麻又关门了:网站改成了付费的。我对网络的未知深浅,正如我对交通的不能掌握,前者不敢贸入,后者倒可以探索。我还是到物质世界去找寻连环画吧。

武汉的连环画市场在汉口崇仁路。不会走路不要紧,网络会帮助我这种人,输入我的所在地、目的地,立即就有一条红线在地图上劈出一条路来,最正确最便捷的。顺路可以看看武汉三镇的格局,我在其间呆了十来年都没形成个概念,象个外地人。崇仁路将成为我的经常出没之处。我要找的小人书,不外三种:

我从前有过的,或是小时候看过的;

画功精湛,堪为吾师的;

有情趣,有意思的。

崇仁路确是小人书的集中营。每一本看着都象是我家的,翻开看,不是,同样的书有好多本,码成一长摞。我的书没有流落到这里。流落到这里的书都要卖个好价钱。

上月下旬,我跑去崇仁路赶集,第七届全国连环画交流会在那里举行。去时已是第三日,我在人家淘剩的摊子上淘,也碰着了好些我心上想着的书。我家里从前的老书好些都给我买回来了,除了叫价太贵的,我就在那摊子上把它看一遍。也买着了不少好货:刘继卣的《东郭先生》、张令涛胡若佛的《小谢》、卢延光的《长生殿》、高燕的《贵妇还乡》。

有一个摊子上有本《墨子攻宋》,王叔晖的。旧,他要二十元。我说五元,他不肯。

“八元!八元给你,我要赶火车了。”我后来又从他那儿经过时他冲我喊。

“五元,五元我就要。”

最终他没卖,我也没买,他赶火车去了。这个倒不要紧,王叔晖的连环画要买《杨门女将》、《西厢记》。

有一家店面就是本地的。我方在看,邻人就去把老板找来了。他正在吃饭,胖,戴副眼镜。近十月的天气了,他还打个赤膊。

“这一个抽屉是一块的,这一个抽屉是两块的,本来是这样,但是他们给我翻乱了。你找好了给我看一下,高不过两块,低不过一块,反正我不会瞎要。”这老板的脾性、声口都可以做武汉人的标本。

我让他去吃饭,我找好了两本文革版的书拿给他看。付钱时我说:“因为我家里从前有这本书……”

“是的,蛮怀旧。正是因为有你们这种人,才有这个市场。上次有个人,他连书的名字都不晓得,就跟我说了个大概内容,我给他把那本书找出来了。你刚才说的书我有,但是现在找不出来,等我翻出来了放着,你下回再来。”

若干宝贝,已尽入我囊中。正要大笑拂衣归去,忽然想起一事,就问起《山乡巨变》。我找她买了几本旧《连环画报》的女人说:“咦,你先在我这里坐着翻画报的时候,你旁边就有个人在卖《山乡巨变》哪,你怎么没看一眼?”

咳。我偏偏错过了他。在这市场里逛了半日,饿得胃也扁了,蹲得眼前金星直冒,也该回去了。隔几日,翻报纸,得知武昌的另一家古玩市场马上又要开交易会,我又跑去赶场。这里主要是做古玩生意的,连环画的门面全都关着门。有一家开着,卖的都是各种连环画的重印本。

刘继卣的《朝阳沟》,一看就要了。我有贺友直的《朝阳沟》画册,可以做个对照。

“刘继卣的是人美版的,贺友直的是上美版的。”老板说。

“《山乡巨变》呢?”

“《山乡巨变》卖完了。进了二十套,一下就完了。我再去订货。”

我留了电话给他。架上一本《草原烽火》,我若有所动地取下来——长袍、奴隶、血衣,它们逼近我记忆尽头的一本书。我看它时不超过三岁。那书没头没尾,而且每一页都给我撕成了三两截,幼年的我看不懂,只留下了关于血衣的恐怖记忆。几个模糊的情节大致找到了,但直到我看到书中一个地主小妾的微笑的脸,我才完全肯定:这就是那本书!

但我没有买下它。它属于我意识初开,蒙昧混沌之处的一个神秘,我不想完全破解它。

2007,10,23 – 24

  评论这张
 
阅读(5981)| 评论(7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v> stB读ota${cae}"="sha,26).visitorl" t
2Yz0.jpg"/>k" action<> &n{ifsta cla过这篇日帧,你,象p qqw猯o qqw猯oad } {list a a as x} {if !!x} 2Yz0.jpg"/> qqw猯o } ${x./blog.163/${x. "js"> }/? so niR B读ot()"share${x.)"sha|default:"".visitorta${x.)"sha|default:"".visitorl" t
2Yz0.jpg"/>8 qqw猯o } 1 {list a<'+ qqw猯oad } x_%BA%E>4}{b k}{e qqw猯oadea> |default:""rNac)"share${x.)"sha|default:"".visitorta${cape}")"sha,60).visitorl" t<:1px ment"><{if ${ca2e}" type:0,,'yyyy-MM-dd HH:mm:ss')}ht:20px;p 浇浇
2Yz0.jpg"/>/static/13 } }/ta${cae}")"sha,26).visitorl" t
2Yz0.jpg"/>1static/13rea> (羙Detail.preB读ome="js"> )﹔Na, class="ptc phils="" id="m/spa /spa-t=" /STRONG\an clqqw猯oad s="cite ztagblock ="""""ns xment"> 6"> ="_b${羙Detail.preB读oT"sha.visitorl" t (羙Detail.ndivB读ome="js"> )﹔Na, class="ptc phirg="" id="m/spa /spa-t19 /STRONG\an clqqw猯oad s="cite ztagb;backe="""""ns xment"> ="_b${羙Detail.ndivB读oT"sha.visitorl" t
2Yz0.jpg"/>13 qqw猯o } {list a as x} {if !!x}
}" typerrovi alef="http://blog.163.com/${x.visitorName}/ N {if x.visitorName==visitor.userName} ${x.visitorNickname|escape}<{if3 ubsc x 2Yz0.jpg"/>1k" action浇浇浇浇s="cite ztagttl 6.visbtorNitors" 。易新闻se qqw猯o浇浇浇浇s="cite ztag\'hs"> qqw猯oad浇浇浇浇浇< xment"> ef=pan clas <<<<<< def 0﹔Na, <<<<<<< <<<<<<< \'hs }_%BA%E>7}{b k}{e qq <<<<<<<{ifstalass="pleft i" id="mdo ·atan cl${x.)"sha|visitorl" t p;&n163. /\'hsapp"_b下载。易新闻客户端 ecoratioqq <<<<<<tx2- {list a<="cite ztaguiatt="nbw-bl"_zoom: << <'+nment">< bl <'+nment">< bl <'+nment">< bl <'+nment">< bl <'+nment">< bl <'+nment">< bl<{if3 ubsc , 羙n163. ">更多小人蔯oration:none;" <<
tx2-' s="cite ztag ="nbw-bl"_zoom: <<
s="cite ztag bisttors2torNi qqw猯oads="cite ztagcasbef=p="cbqqw猯o浇s="cite ztag bds2 bdc0=p="cbqqw猯o=p="cbqqw狽5cFRBNzBLUFFPY<#--引用模块="T-- qqw
tx2-static/13rs="cite ztagclosbefqqw猯oad s:1px ment">< " id="m/spa /spa-5 /STRONG\an clqqw猯oa=p="cbqq 絪="cite ztag ralocsf=p="cbqqw狽5cFRBNzBLUFFPY浇s#--博主发漂子投票-- qqw tx2-3 qqw猯o } omBToOpispl==1}qqw猯oad <<<< firtaropispl==rk:-1},e/ /STRON/STRON“${黐 omBToOpispl_%BA%E]}”/STRON/STRONqqw猯oad << e}"role!=">' ) },“我是${c[}"role]}”/STRON/STRONe/ httpov<<<
63.小麦的小羙n163. /6"> \r\n

',"; //文章标签”<杂⑽亩汉欧指羧巳纾"标签1,标签2"qqn.bl 作 2博客的唯烽魂识qqn.bl 有2为图片,3为自动) <

og.. <. /div/ttomDi W> og..htmef=p/div> fqq
=p/div> fqq
TsAd && div>TsAd('#j-koala-ads')aea<<<<<<< fqqqq=p="cbqqw猯o浇s="cite ztag+nme hight /STRONG\="cbqqw猯o浇s="cite ztagr cr hight /STRONG\="cbqqw猯o=p="cbqqw猯os="cite ztag> "> ">页絧anh2>ea<<<<=="cite ztagk"><<<<<手机博客l" tea<<<<<阅1 {-=p/mmetea<<<<<关闭< APPl" tea<<<<< tto="torvi ) ="applocInion/rss+xm "shareRSSclass="m" /> <" id="mubs"/spa /spa-919 /STRONG\an cl< xment">订阅此博客l" t=p/mmetea<<<<=p="cbqq<<<<<> &n{if8 。易公司版权所有/STRON/copy;1997-get7象p qqw=p="cbqq=p="cb=p="cb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