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小容·小麦的穗

 
 
 

日志

 
 
关于我

蔡小容,作品见于《人民文学》、《天涯》、《文学自由谈》、《读库》、《美文》等。曾用笔名麦琪出版散文集《爱与咳嗽不能忍耐》、《用耳朵喝酒》、《流金》、《寻找我们的传奇》,在《十月》发表插图本长篇小说《日居月诸》、中篇小说《柳生》。最新作品:散文集《小麦的小人书》(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6月版)、《小麦的穗》(南方日报出版社2010年10月版)。

网易考拉推荐

“小容的法语课系列”之一:他和他的家在巴黎  

2009-11-24 15:04:17|  分类: 小容的小品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容的法语课系列”之一:他和他的家在巴黎
  
  现在我又坐在了法语课堂上。刚从巴黎回来的老师身着燕尾服,满口法语,使我如置身法语的荒野。


  真罪过,把法语比作荒野。只因我听不懂。那些听得懂的同学在微笑,他们对法语的感觉可能是丛林茂密。法语自古就被认为比英语高眉,因为它精密、复杂、繁琐,它设置的太多语法规则犹如重重的宫廷礼节,从而形成一种优雅的、分寸有度的贵族气质。中世纪的英国,贵族讲法语,平民讲英语。现在的中国,大路货T恤上写几行不通的英文已不新鲜,更时髦的是一个法国字“bon”。


  方鸿渐期期艾艾地在电话里用法语拒绝苏小姐:“我——我爱一个人,——爱一个女人另外,懂?”稍学过外语的人都会一笑,这句话用英语说也是同样结构:我爱一个女人另外。与笨重的法语比,英语的优点是简洁,有跳跃感,有时候颇俏皮。我初学法语是十年前的事了,英文系的学生在大三必修一年法文。记得下了第一节法语课,我们都发表感想:“英语太简单了。”现在我唯一记得十年前会说的一句话是:Il habite a Paris avec sa famille.——他和他的家庭住在巴黎。仅此一句,已经高低转折,充满了琅琅的音乐感。


  现在上法语课,老师提问让我发窘的时候,我真想用操练好的一句法语来抵挡:“我不会说法语。”嗳,课堂上我哪敢如此玩世,这不是写文章。只能跟法语纠缠。谁纠缠得过它?看看它的数字表达法:七十是“六十十”,八十是“四乘二十”,九十呢?“四乘二十十”。读电话号码45249873 :四十五,二十四,四乘二十加十八,六十十三。叹为观止吧。法国人爱浪漫,连八位电话号码都要结成四对佳偶。还有它那令人发疯的动词变位:每个动词在同一时态上依人称有六种变位形式,换一个时态再换成另外六种,区别细微,极易混淆。不知道法国人是怎么说法语的,是自小训练,还是根据一种潜意识,耳濡目染而自在嘴边?我在书上看到一位法国教授的抱怨:“中文最让我发疯的是,它没有时态。我永远不知道它是说现在、过去、还是将来!”我忍不住要笑,他那几十年的变位本能是不是有了被架空的感觉。问问中国人去,谁说中文没时态?中文是比法语更复杂的语言。咱们的语法,是“大音稀声,大象无形”。


  我在图书馆翻杂志,看到一位朋友写的游记。他又到法国去了,和他的夫人住在巴黎的一条老街上。老街的风貌古旧,背景是塞纳河、西岱岛、巴黎圣母院,他宛如在巴尔扎克的小说中站立。深栗色的秋天的树,令人惆怅。两年前有一次通电话,他正要到法国去,我随口说:“我只会说一句法语。”他说:“我一句也不会说。”我唯一会说的那一句正好送给他:Il habite a Paris avec sa famille.

  评论这张
 
阅读(126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