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小容·小麦的穗

 
 
 

日志

 
 
关于我

蔡小容,作品见于《人民文学》、《天涯》、《文学自由谈》、《读库》、《美文》等。曾用笔名麦琪出版散文集《爱与咳嗽不能忍耐》、《用耳朵喝酒》、《流金》、《寻找我们的传奇》,在《十月》发表插图本长篇小说《日居月诸》、中篇小说《柳生》。最新作品:散文集《小麦的小人书》(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6月版)、《小麦的穗》(南方日报出版社2010年10月版)。

网易考拉推荐

《小麦的小人书》(连载)辑五:古装系列 美哉关羽   

2009-11-16 17:20:14|  分类: 小麦的小人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麦的小人书》(连载)辑五:古装系列 美哉关羽  - 小麦的穗 - 蔡小容·小麦的穗

千里走单骑

 

美哉关羽

神都是人做的,关羽就是神。后朝皇室奉他为“关圣帝君”,佛教尊他为“伽蓝菩萨”,民间口语中,统一称他为关公。有华人的地方,就有关帝庙,无论考究还是潦草;碰到了,就该进去磕个头,如唐三藏所言:“遇佛拜佛,见塔扫塔”,一份心是尽到了。

我对关羽感兴趣,对他的生平事迹却不很熟悉,这该打。温酒斩华雄、三英战吕布、斩颜良、诛文丑、挂印封金、千里走单骑、过五关斩六将、华容道、单刀赴会、水淹七军,这些精彩纷呈的故事单元我该去详览《三国演义》。《三国演义》我为什么读不进去?其间有太多的权谋心术吧,就象大片的乌云蔽日,我的心机不够理解它。或许可以弄套连环画来帮忙——小孩子都能懂的,何况我?而且我自己,隔了这么些年,对自己的看法也不宜刻舟求剑。说不定我已经变成个工于心计的女人了呢?谁知道。如果是,那该是写文章训练的结果,我从中悟出了一种用兵之道。

那年在天津文化街,我淘到本《走麦城》。前尘旧事来不及看,先看英雄的末路。关羽也会阵亡么?甚至不是阵亡,而是被俘、斩首?谁敢斩关羽的首。他是武圣,是人间天神。然而——将军唯其阵中亡,才能成神成圣,关羽圆满了。

比起拍电影之类,绘画原本拥有更大的自由度。演员难找,但画家的想象力是不受羁绊的。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激烈反对拍摄电视剧《红楼梦》的剧作家吴祖光的理由是,贾宝玉这个人物在现实中找不着。当时我没有懂得他的话,后来才理解了:不是说找不出这个演员来,而是贾宝玉这个人物只能在小说中存在,放到贴近生活的电视剧里面,这个人物很难成立,甚至美感都会打折扣。但吴祖光看了拍出来的电视剧也改了口。影视作为一种艺术形式,长项在于综合,加上立体。而绘画,在于随心所欲——把你心中的图画出来!把你心中的关羽画出来。关羽是个什么模样:“身长九尺,髯长二尺;面如重枣,唇若涂脂;丹凤眼,卧蚕眉:相貌堂堂,威风凛凛。”他的形象经千百年流传已经固定,连乡间泥匠帮着修个村庙,捏塑出来的关公像也大致是这个谱。画《走麦城》的严绍唐先生是名家,我觉得他画的关羽有点太实,太固定,虽然准确——没法更准确了,老一辈画家的功力在这一点上是无可挑剔的,画面也变化多姿,人说“严绍唐先生的画面永远不雷同”,这对连环画家来说可是盛誉。也许该去找找陈光镒先生的《千里走单骑》来作个对照。据说这《三国演义》连环画的第十七册是陈的颠峰之作,其他作品的关公形象无一可出其右。上网搜到了扫描图片,果然,陈光镒的关羽丰神夺人,伟岸与飘逸兼具,真是世间奇男子,动如脱兔坐如山。

1990年,央视筹拍《三国演义》,不知通过何种途径到西安找到个“大陆”:陆树铭。陆当时不在家,在外地拍戏,西安下大雨,他回家关窗,到家发现窗户好好的,门上有张字条。他当即冒雨骑车赶到饭店,浑身湿透,要见他的人一见他,抓起电话就给北京打长途:“找到了……百分之八九十吧,如果这个再不行,恐怕在咱们国家不大好找了……”陆树铭上了妆,一眯眼,扶须——那一刻,关羽附身,关羽复生。

旧时的戏台,上演关公戏时有许多规矩。如扮演关羽的演员在演出前十天要斋戒独宿,熏沐净身;出场前,要给关帝像烧香叩头,在后台杀鸡拜祭;如果演的是《走麦城》,更要台上台下烧檀香、点蜡烛。据说如果违犯禁律,关帝就会显灵,演员要出事故,戏园要出乱子。《三国演义》剧组拍“败走麦城”那场戏是在承德的雪山上。陆树铭化好妆,对制片主任说:“请把香拿来。”香点上了,他在雪地里跪倒,对着苍茫的大地说道:“关老爷,今天我们拍你败走麦城的戏,我用生命担保,一定拍好。”言罢,他站起转身,发现剧组所有的人全跪在他的身后。

“……山路越走越窄,关羽却不敢停留,带着十余骑,急急忙忙赶路。走不多久,背后关平赶来,说赵累已死在乱军之中,关羽更加悲惶。”

“关羽令关平断后,自己在前开路,五更时候,走到决口地方。那地方两边是山,山边尽是芦苇败草,一阵风来,吹得瑟瑟发响……”

“正走间,一声喊起,两下伏兵尽出。关羽大叫:‘让路!’纵马往前猛冲;哪知芦苇中伸出无数长钩套索,把关羽坐马绊倒。关羽翻身落马。”

芦苇。从没见过芦苇会长得这么高,比坐在马上的关羽还高,它们肯定是成了妖。芦苇是败草,头重脚轻根底浅,却管自招摇。掩藏了伏兵的它们遍布两边,中间空出一条窄路来,容关羽一马走过。关羽虽心境悲惶,姿态仍端重,他一手握缰绳,一手提青龙偃月刀,骑着赤兔马走向败途。

(《三国演义之十七·千里走单骑》,吴其柔、田衣改编,陈光镒绘,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79年8月版。)

2008,7,6

 

《小麦的小人书》(连载)辑五:古装系列 美哉关羽  - 小麦的穗 - 蔡小容·小麦的穗

《小麦的小人书》作者/蔡小容 北京大学出版社

  评论这张
 
阅读(99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